您现在的位置:3158招商加盟网 >> 资讯首页 >> 实践致富 >> 创业故事

新闻资讯

在厕所里融资的创业故事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时间:2016-03-30 点击:我要留言

一家叫华尔街见闻的财经网站几年间快速崛起,一大批基金、投行等金融专业人士成为这家网站的忠实用户,那么那么辉煌的网站背后,有什么样的成长故事呢。

个人博客到创业平台

“最开始华尔街见闻就是一个个人博客,创建于2010年底,我会在上面放一些最新的美国宏观经济数据和货币政策等信息。”华尔街见闻CEO吴晓鹏表示。

当时的吴晓鹏,身份是国内知名财经媒体《21世纪经济报道》驻纽约记者,负责报道美国经济与金融市场。新闻和英语双专业背景,使吴晓鹏获得了这个“高大上”的工作机会,在华尔街采访的四年半时间里,他先后采访了伯南克、盖特纳、巴菲特、格罗斯等一批金融大腕,也认识了很多投行界的朋友,这些投行人士很多后来还成为华尔街见闻的兼职作者。

“在做记者的过程中,我慢慢发现,许多正在华尔街发生的影响世界金融市场走势的数据、政策等信息,受时效性和传统理念的影响,在中国的主流财经媒体上鲜有及时报道,中国投资者及时获得这些可能影响自己投资决策信息的机会很少。”吴晓鹏表示,“举个例子,美国政府每月第一个星期五会发布上月的就业数据,这是全球投资者每个月最兴奋也最紧张的一天,因为就业数据会决定QE政策下一步走向,很可能就会成为全球所有市场的重大转折点。但这个数据公布时,很多报纸已经过了截稿时间,国内投资者无法及时知晓。”

发现了上述问题,吴晓鹏开始在个人博客上第一时间发出这些数据,给中国投资者提供来自华尔街的实时信息,后来这个博客逐步演变为华尔街见闻网站。“中国的投资者以前主要是投资A股,对国际金融信息的需求还不算太迫切。而近几年随着投资渠道的拓宽,投资债券、黄金、白银、外汇的人越来越多,影响这些投资的信息很多都来自美国,再加上A股也在不断地融入全球市场,大家对国际金融信息的需求就越发迫切。”吴晓鹏说。

为了做网站,吴晓鹏没怎么犹豫就把自己所有的积蓄都投了进去。“当时就是觉得这个网站未来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专注于去做这件事情,开始一年多的时间都没有考虑过任何收入的问题。”吴晓鹏表示。

初期网站的成本主要是服务器和兼职作者的稿费,其中第一年的稿费支出有十几万元,头一年由于访问量小,租服务器的费用花了几千元,这些费用吴晓鹏还能自己承担。但发展到第二年,华尔街见闻由于连续直播美国、欧洲的最新经济数据,在国内知名度增加,网站访问流量快速增长,每月总成本增至两三万元,已经投入几十万元的吴晓鹏靠个人财力已无力承担。“第二年开始每过几个月网站的日均访问量就会翻一番,服务器的运营成本大幅攀升,必须想办法覆盖这些成本。这时我们做了两件事,先是在网站上引入Google自动分配的广告,大概可以覆盖一半成本。然后拿了一位兼职作者的天使投资,这位天使是美国费城一家对冲基金的交易员。”吴晓鹏说。

随着网站的发展,吴晓鹏逐渐发现不断增加的广告收入能够养活自己和团队,再加上很多来自各大投行的兼职作者们愿意提供后续投资,吴晓鹏开始将华尔街见闻当作自己的主要事业,2012年底,他辞去了媒体的工作,开始专心回国创业。

“厕所”融资

在上海正式开始创业的时候,华尔街见闻的合伙人除了吴晓鹏之外,还有一位金融专业背景的“考证达人”。吴晓鹏曾在一段VCR自述中这样形容这位合作伙伴:“CFA、CPA、高级口译证书他都有,有好多人叫他‘陆家嘴金领’,在辞职变成新闻民工前,据说他年薪已达百万,此传言他从未否认过。”

在早期网站的运营中,俩人都是做内容,但偏重不太一样。吴晓鹏擅长新闻和传播这一块,这位合伙人则更擅长专业内容。“比如同样做一条消息,发一个经济数据,我能够迅速把这个信息向大众传播出去,他做的事则是把英国、美国那些大投行的分析师都吸引过来看他写的东西,因为国内很少能看到这么专业的东西。” 吴晓鹏说,“我更多是媒体人的属性,他更多是专业人士的属性。”

在上海松江租的别墅里创业的吴晓鹏,最开始的计划是依靠广告维持网站的运营,不过合作伙伴说服他去寻求VC(风险投资)合作,因为有了充足的资本支持后,他们才能更专注于网站的发展。吴晓鹏开始有意识地和机构投资人接触。“当时有几个选择,比如有财经媒体的选择、有金融机构的选择,还有其他的资讯、数据类公司。我们的考虑是,自己的媒体基因太重,如果再选择一家媒体投资我们的话,没有新思维的融入。我们希望有专业的VC,以互联网的方式来帮助我们。” 吴晓鹏说。最终在几家投资机构中,华尔街见闻选择了平安创投作为自己的VC。

对于和平安创投的接触始末,吴晓鹏至今都觉得很有趣味。平安创投的投资人先发现了华尔街见闻,试图通过微博联系吴晓鹏,但因为那个当记者时申请的微博在创业之后很少登录了,吴晓鹏有几个月的时间都没有给平安创投回复。这位锲而不舍的投资人后来通过搜索引擎发现一个应聘者在微博上提到自己是华尔街见闻的,通过这位应聘者联系上了吴晓鹏。

双方第一次见面聊了一会儿后,平安创投的三个负责人一起去厕所,回来时对吴晓鹏和两位合伙人说:“今天我们会给一个报价,但有一个条件,要么你们现场就接受这个报价,要么我们就不投了。”听到这个选择,吴晓鹏他们也一起去厕所商量,他们认为这个条件没法接受,过几天还有一家VC会给出报价,他们想比较一下再做决定。三个人在厕所商量了半天,平安创投的人来催时,吴晓鹏他们心一横,就直接回家了,没有给对方回复。

几天后,另一家公司给出了6000万元的估值,不过不是做入股,而是要求全资收购。在金钱和事业之间,吴晓鹏稍作犹豫之后,选择了后者,他拒绝了这个非常诱人的报价,接下来他们又拒绝了另一家财经媒体的入股意愿。“最终我们还是和平安创投走到了一起,我们开出一个价格,平安那边同意了,不过我至今也不知道当初他们在厕所里商量的是什么价格。”吴晓鹏表示,平安创投入股后,因其团队中很多人都有互联网金融方面的背景,给华尔街见闻的发展带来很大帮助。 “让我们知道了从交易所、交易商,到我们这个行业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都在做什么、关注什么,增强了我们对整个行业的了解。可以说之所以选择平安创投,不光是看重他们资金的投入,更看重他们团队背后的资源和背景。”吴晓鹏对说。

流量为王

在接受采访的过程中,吴晓鹏一直强调,华尔街见闻是一家互联网企业,不是一家单纯的媒体。通过与多家VC的接触,吴晓鹏发现如果被定义为媒体,就会影响企业的估值,因为媒体行业依靠广告盈利的模式走弱。如果是一家互联网科技企业,能够拥有黏性较强的大量用户,能够依靠自身商业模式形成闭环,就算暂时没有盈利也会受到VC的追捧。“互联网的玩法就是提高流量,将量先做起来,做流量入口。”

要提高用户流量和黏性,有好的产品体验至关重要,不过早期华尔街见闻创业团队并不太舍得在技术上投入。“一开始我们的内容很大一部分是自己在做,加上一些兼职作者帮忙供稿,稿费开销也并不大。不过要想在产品方面做出提高,需要投入的资金与内容方面相比要大得多。最开始我们想的是将技术产品部分外包出去,但做出来的东西很差,根本达不到我们想要的效果,没有办法,还是得自己来。”吴晓鹏表示。在接受平安创投的风投之后,情况有了好转。目前平安创投对华尔街见闻的要求,就是暂时不用太考虑盈利问题,把更多精力放在做大用户流量、提升用户黏性上。

“最近我们做的最主要的工作都是加大技术和产品的投入,去年新招了10多个技术人员,今年还会招人,很快我们团队中做技术产品开发的人数就会多过做内容的。”吴晓鹏表示,并不是他们不看重内容,媒体这一块还有改善的空间,但是技术方面提高的空间要大得多。

产品方面的投入,已经开始展现效果。目前华尔街见闻的受众平台有网站、微博、微信和其他第三方平台。华尔街见闻网站平台每个月有几百万次的独立访问,微博粉丝已经达到48万,微信公众号关注者接近30万,今年春节期间上线的APP一个多月的下载量有2万多次,在扎克、鲜果网、网易云阅读这些第三方平台,华尔街见闻还有500万的订阅用户。今年1月推出的全球股指、外汇、商品和债券的实时行情,两周后这个产品每天已有超过6万人使用。

现在的吴晓鹏,更愿意将自己定义为一位产品经理。他每天都会做很多宏观交易,涉及美国标普500、日本日经225、黄金、石油、欧元对美元、美元对日元、德国国债等各类资产。在做投资体验的过程中,他会把自己的需求、感想和设计师、程序员、产品经理们交流。

“我自己做了六七年的传统媒体,其实我写的文章谁在看我不太清楚,不知道我的用户是谁,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样的需求。比如说我写了几百篇文章放在以前的网站上,没有人评论,我也收不到反馈。现在把自己作为投资者,哪些东西对我来说每天都会用到,哪些产品能给我帮助,只有这样才能开发出更有刚性需求的产品。”吴晓鹏说这对他来说是一个重新开始学习的过程。

吴晓鹏对表示,今年华尔街见闻会推出一些新产品,包括全球财经日历、做投资需要的分析工具和数据库的产品、与用户的互动产品等。“我们懂我们自己在做的内容,很多事情如果我们不报道,可能中国就没有人知道,这就是我们的长处,我们会坚持原创。最近我们接触了一批国内顶尖财经媒体做全球宏观经济和国际金融的记者,当中有许多人对加盟华尔街见闻感兴趣,我们希望把国内这一块最优秀的人才集中过来。”

对于网站的未来,吴晓鹏表示,希望其能够成为满足投资者一站式需求的财经网站。“做内容的标准向《纽约时报》和英国的《金融时报》去看齐,产品方面希望能够成为国内用户体验最好的投资者服务网站。”吴晓鹏说。